愛奇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逆天邪神 > 第1575章 強奪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千葉影兒側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澈沒有說話,轉過身來,看向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還想跑?”陸不白連手都不用動,目光黑芒一閃,一層淡薄的黑氣已直覆少女之身,將她的軀體和玄氣完全壓制,別說逃走,但稍稍動彈都是奢望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陸不白并沒有打算殺她,就連束縛她的力量,都頗為謹慎。

    “惡……人!”女孩玉齒咬緊,毫無懼色,瞪大的眼睛帶著毫無退卻的憤恨:“大長老……還有翔哥哥他們……一定會來救我的,也一定……不會饒恕你們!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帶著幾分并未完全褪盡的稚氣,也證明著她的年齡如她外表看上去的一樣,應該只有十五六歲。

    “救你?饒恕?”陸不白冷冷一笑:“就憑你們罪云一族?”

    云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罪云一族”四字一出,戰場頓起竊竊私語。北寒神君了然道:“這個女孩,是罪云族的人?”

    北寒初手捂心口,氣喘吁吁,他恨恨道:“對!我和師尊、師叔來時途中,便是遭遇了罪云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罪云族的人,不是不能隨意離開罪域嗎?”北寒神君目光一閃:“莫非,他們想逃?”

    “大概吧。”北寒初道:“罪云族的人四散遁離,師尊追殺而去,這也是他今日未能至此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北寒初狠狠咬牙……若是藏劍尊者在此,他何需受這般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“而這個小姑娘,卻恰巧被我們碰到,便順手擒來。”北寒初壓低聲音:“師叔說她在罪云族的身份應該非同尋常,而總宮主又剛好……將她帶回天宮,至少可稍解我丟了藏天劍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滾回去!”陸不白手掌一翻,便要將少女重新掃回玄舟之上。

    少女全身一動不能動,而不要說現在的她,就算再強上百倍千倍,她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掙扎之力。但,她卻倔強的不肯認命,被黑暗緊縛的纖白手臂上,忽然射出一束深邃的紫芒。

    一個神魂境的玄者,再怎么都不可能掙脫一個神君的壓制。無論身體還是玄氣。但,這道紫芒卻是真切的從女孩手臂釋出,而不是來自某種可以意志操控的玄器。

    紫芒穿空,直刺陸不白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看到這抹紫芒,陸不白的動作停滯,就連雙目也陡然瞪大。

    砰!!

    紫芒直中他的眉心,卻沒有造成絲毫的創傷。但陸不白竟是一時怔在那里,剎那之后,雙目之中釋放出無比狂熱的光芒。

    下方,北寒初也全身大震,失口低吼:“紫……紫色魔罡!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哈哈……”陸不白忽然笑了起來,那是一種無法控制,如發現了蒼天之賜的狂喜:“真是撿到寶了……哈哈哈……呃!?”

    一抹身影陡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,也將他狂喜失控的大笑直接撕斷。

    云澈站在了少女的身側,緩緩伸手,將少女推到了自己身后,同時解開了施加在她身上的黑暗封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少女怔住,愣愣的站在云澈身后,一層來自他的力量重覆在身,似是保護她,亦讓她同樣無法逃脫。

    陸不白笑意僵止,眉頭微沉:“你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這個人,我要了。”云澈冷冷道。

    千葉影兒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陸不白向前一步,隨之又死死沉住氣,淡淡道:“此女為罪族之后,我需將她帶回,施以制裁。尊駕雖也姓云,但和罪族顯然毫無干系,又何必起無謂的憐憫之心。”

    云澈直接抓起女孩小手,飛墜而下。

    陸不白哪

    怕涵養、忍耐再強,也險些氣炸肺,他身體一折,驟然橫身擋在云澈面前,臉上已帶了三分低沉:“我九曜天宮與尊駕無冤無仇,卻遭尊駕算計,失了藏天劍,少宮主更受大辱重挫。縱然如此,我與少宮主對尊駕依舊步步退讓……尊駕可不要得寸進尺!”

    他所說的算計,自是指云澈和十大神王交手時故意黑暗彌漫,讓人無法看到過程,從而認定他一定用了某種極強的魔器,勾起北寒初的好奇與貪婪之心……才有了后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明知是云澈有意算計,他依舊認栽。

    但云澈如此咄咄逼人……他要是還能再退,別說他人,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更何況,這個少女……絕對絕對要帶回九曜天宮!

    他忌憚云澈可能的來歷,但絕不會代表他畏懼云澈這個人。而哪怕云澈的真正實力真的不在他之下,在場還有北寒城,還有東墟宗和西墟宗!

    說話間,他的身上已是鋪開一層厚重的神君威壓,雙手,肩膀,一道道黑暗劍罡隱約閃爍,魔威凜然。

    云澈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只小手從后方緊緊抓住他的衣角,越抓越緊。

    陸不白繼續道:“幽墟五界皆聽我九曜天宮之命,在場除我之外,還有幽墟五界的七個神君。只要我一聲令下,包括南凰在內,都會對你群起攻之,尊駕就是通天之能,也不可能活著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本可以是朋友。尊駕是聰明人,何必為了一個不想干的女子,而賠上性命呢。”

    陸不白的聲音五分勸慰,五分威脅。在云澈身份未明前,他不想和他撕破臉,但若云澈執意強奪……他也只能將他誅殺此地。

    云澈的回答只有六個字:

    “要么滾,要么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千葉影兒幽幽吐了口氣。

    陸不白臉色變了,卻不是變得更加陰沉,而是歸于一片平靜,只是眼中,身上,殺意陡現。

    “看來,你是給臉不要臉了。”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神君一怒,天哭地蕩,上空黑云翻騰,下方陰風席卷,陸不白已不需要再壓制的憤怒與殺意連同先前的同時爆發,他抬起手來,手掌纏繞的黑光,如一只在猙獰嘶叫的惡鬼。

    云澈的表情也變了,他的嘴角傾斜著微微咧起,那一線弧度透著無盡的森然。

    “今日,她,藏天劍,還有你的命……都得留下!”黑氣頃刻間染滿全身,陸不白發須飛舞,彌空覆下的神君威壓,讓下方眾玄者不受控制的恐懼顫栗:“不識抬舉,自尋死路。現在,你就算跪下來哀求,也已經來不及了!”

    可怕的厲鳴聲中,一道黑暗劍芒從陸不白身上陡射而出,直刺云澈,穿刺所至,下方相距十幾里的大地層層崩裂。

    在同一個剎那,無形屏障在云澈身上瞬間張開。

    封云鎖日!

    他手臂帶起女孩,一個瞬身,避開劍芒,撐開的邪神屏障將余波完全阻下,未傷及女孩分毫。

    而這時,陸不白已是一聲暴吼,直撲而至,五指所去,并非是白裳少女,而是云澈的心口。

    云澈手臂一橫,少女已被遠遠推開,身上的邪神屏障亦直接脫體,隨少女而去。云澈身體前移,驟然拉近和陸不白的距離,五指成抓,直迎而去。

    噗轟!

    雙爪相撞,十里空間如薄冰般碎裂,所引發的黑暗風暴將少女瞬間吞沒,她一聲驚叫……但馬上卻發現,那一層環繞著她的神奇屏障在隱隱釋放著微光,為她隔絕著一切的災難與黑暗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轟!!

    轟!!!

    黑暗之力連續爆發,兩人手臂再次相撞,剛剛承受災厄的空間又一次狠狠崩塌。

    云澈和陸不白的交手是忽然爆發,中墟戰場的人根本無從反應。這樣的力量,對他們而言毫無疑問是恐怖的天災,一時間慘叫撕空,無數的人影搏命逃亡。

    一直退讓,顯然心存很大忌憚的不白上人竟對云澈忽然出手……還是殺意漫天的全力出手,北寒初,還有各大神君亦是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而更讓他們驚駭的是,陸不白的力量……竟被云澈全部正面撼下!

    陸不白可是一個四級神君!而且在神君層面停留了八千多年,玄力之渾厚磅礴不啻滄海。云澈敗東雪辭,敗十大神王,敗北寒初,現在……居然連陸不白的力量都正面擋下!

    而且所釋的玄力,依舊是神王五級之力!

    這究竟是個什么怪物!

    “師叔出手了!”驚愕之后,本心壓無盡屈辱和不甘的北寒初精神大震:“父王,各位界王前輩,快一起出手!將云澈碎尸萬段!”

    “不,”北寒神君看著上空,淡淡道:“不白上人何等身份,貿然出手相助,只會引他不滿。而且……他一個人,足夠了。”

    轟隆!!

    又一道黑光當空炸裂,云澈的手臂被狠狠震開,陸不白五指由抓成劍,直中云澈胸口,劍威爆發,將云澈震得橫飛而去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南凰蟬衣一聲低語,她腳步踏前,但又馬上止住……因為她忽然看到,立于戰場中心的千葉影兒安然靜立,沒有丁點的情緒波動。

    轟開云澈,陸不白卻沒有去擒住白裳少女,而是再撲云澈而去。因為她不可能逃得了,而事情到了如此地步,云澈已是必須死!

    云澈身體當空翻轉,身上玄氣陡然異變。

    轟天,開!

    一下子不知狂暴了不知多少倍的玄氣將全力撲至的陸不白直接震翻,他還沒來得及震駭,一雙赤黑色的眼瞳已近在咫尺,纏繞著血光的手臂直轟而下。

    轟隆!!

    雙臂相撞,陸不白一雙眼球瞬間爆凸,幾近炸裂。他感覺自己像是一拳轟在了堅不可摧的玄鋼之上,整只右臂一下子完全失去了知覺,五指碎斷、血管爆裂的聲音卻又清晰到震耳。

    他的玄道閱歷畢竟雄厚非常,殘存的后力牽引著身體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遁去,生生擺脫云澈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左手抓著右臂,口中顫栗驚吟,眼中蕩動著如見鬼神的驚恐。數個剎那過去,他的手臂依舊一片酥麻,無法抬起,唯有大片的血流瘋狂淋落。

    “師……叔!”北寒初駭然欲死,諸神君更是驚的七魂皆顫。

    又一次,云澈狠狠撕碎了他們的認知和信念。

    云澈沒有追擊,因為剛才連番的力量沖擊,已幾乎耗盡護著白裳少女的邪神屏障,他一個折身,來到了少女之側,手掌伸出,一個新的邪神屏障罩在了她的身上,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北寒初忽然目光一轉,如飛箭一般驟射而出,瞬間沖至千葉影兒身前,手掌爆射九尺劍罡,直抵千葉影兒的脖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千葉影兒未動。

    這突如其來的變動,引得所有人側目心驚。

    “云澈,”北寒初喘著粗氣,手中劍罡只要再稍稍向前一分,就會切斷千葉影兒的喉嚨:“這是你的女人吧?把那個女孩……交給師叔!你和她都會安然無恙,藏天劍也可以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否則,我殺了她!”

    做得好……握著依然酥麻的手臂,平日里絕對不齒這等行徑的陸不白此時心中卻滿是贊許。

    云澈毫無反應,冷漠的眼中晃過一絲憐憫。

本章網址:http://www.wfqafb.icu/2_2899/12524029.html
奇書網:www.wfqafb.icu
奇書網手機版:m.i7q8.com
上海时时杀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