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奇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偷香高手 > 第2233章 相求
    “其實一開始看到那具尸體面容被毀就有些懷疑了,雖然能用你受辱后情緒失控無顏見人來解釋,但總會讓人聯想,不過依然沒想到你是幕后黑手,而是懷疑你被人掉包擒了去,”宋青書答道,“只不過后來楊姑娘確認了那是你親筆所寫的遺書,所以我就推翻了這種猜測,畢竟要抓走你容易,要讓你心甘情愿寫這樣一份遺書卻幾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他說道:“前段時間你讓我帶話給楊姑娘她們過來多陪陪你,想必你就是想讓她們能夠日后認出你的筆記吧?”

    金城公主倒也沒有否認:“人人都說你是臨安城最不學無術的子弟,可我看你卻聰明得很嘛。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產生懷疑主要是我們找不到丫鬟浣碧。”宋青書接著說道,“要知道如今城中住店都需要官方出具的路引,各國使館還有城中達官貴人的府邸外都有一品堂的密探監視,再加上發了海捕文書懸賞,浣碧一個奴籍的人既沒有路引,又是異鄉來的陌生人,怎么可能逃得過搜捕,可偏偏我們就是找不到她,所以只有一個可能,那就是她已經死了或者根本不存在這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不存在呢,在吐蕃行館里我們還和浣碧說過話呢。”黃衫女有些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那個浣碧恐怕就是公主假扮的吧?”宋青書深深地看了金城公主一眼,“而上吊自盡的那位公主,恐怕才是真正的浣碧。”

    黃衫女急忙說道:“可我們都見過浣碧,公主又不會易容術……”忽然她聲音一頓,想到了一個可怕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如果直接將浣碧的臉皮摘下來呢?”宋青書語氣帶著幾絲冷意,“上吊那位不是臉上血肉模糊么。”

    當時他處于公主受辱自盡極度震驚之中,一時間也沒有太過注意一個丫鬟的容貌,否則仔細看應該能看出破綻的。

    “整個吐蕃使團當中,就屬浣碧和你皮膚最白,所以交換身份后竟然沒人發現破綻,”宋青書望著眼前文靜清秀的女子,實在很難將她和喪心病狂的兇手聯系上,“剝了人-皮當面具畢竟不能長久,過兩天就容易露出破綻,所以你很快就選擇消失不見。”

    “浣

    碧是奴仆,沒有身份路引,你卻不一樣,以你的身份,想要得到一張正式路引并非難事,而且海捕文書上畫的是浣碧的畫像,哪怕把整個興慶府翻個底朝天也不可能抓得到你啊。”宋青書不得不感嘆對方的計劃可謂天衣無縫,直到搜山檢海都找不到浣碧才稍微露出了馬腳。

    實際上這一切都是甄夫人提醒他的,與他們這種與金城公主交好的當事人不同,她不會一開始就潛意識將金城公主排除在外,所以馬上提出了另一種思路和猜測。

    宋青書順著她的提醒一想,發現所有的一切都能解釋了,正好印證了那句話,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,哪怕剩下來的再不可思議也是真相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這樣么?”黃衫女不可置信地望著姐姐。

    金城公主神色淡然:“雖然一些小地方有所出入,但大體上的確如寶玉所說。”

    宋青書忍不住說道:“一直以來我以為公主是個溫婉秀雅的善良女子,沒想到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手段兇殘,聽說那個浣碧是和你從小一起長大的,還陪同你遠嫁異鄉,你竟然能下此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!”金城公主忽然激動起來,“是浣碧先背叛了我!”

    宋青書和黃衫女對視一眼,忽然想起了點蒼雙劍的口供,好像他們的確收買了浣碧。

    金城公主接著說道:“那天我無意間發現浣碧鬼鬼祟祟在我喝的茶里下藥,我不動聲色將茶和她喝的替換了,然后冷眼旁觀,方才知道了他們如此狠辣的陰謀,于是我便將計就計,方才有了后續這一切。”

    黃衫女忍不住說道:“你完全可以戳穿這一切,何必做這么多,冒這么大風險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千日做賊,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,”金城公主咬了咬嘴唇,“這次是我運氣好撞破了他們的陰謀,下次我發現不了怎么辦?到時候等待我的是怎樣凄慘的下場?”

    黃衫女明白她說的有道理,比如這次,她要是真的中招,可謂是名節盡毀,生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宋青書搖頭說道:“不對,從后面那些細節來看你很多東西都是提前準備了,比如找楊姑娘來練字,還有身份路引

    這些東西,絕非臨時起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的確是我一直準備的,”出乎意料,金城公主竟然直接承認了,“年紀輕輕便遠嫁吐蕃,吐蕃苦寒蠻荒,遠不如我大宋的風土人情,這些我倒是可以忍受,可偏偏吐蕃保留著兄終弟及父死子替的習俗,在那里女人只是一種資源,可以被當做遺產繼承。”

    “隨著贊普的身體越來越不好,宗贊的欲望越來越不加掩飾,曾經幾次公然調戲于我,我從小知書識禮,怎么能忍受這種蠻夷習俗,一想到要不了多久我不僅要改嫁,還要嫁給我名義上的兒子,我真的受不了,所以一直都在暗中謀劃,這次發現了唃廝啰他們收買浣碧的陰謀,我便順水推舟,想借這個機會徹底脫離苦海。”

    “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了,你們是不是打算抓我歸案了。”金城公主語氣格外平靜,仿佛她決定了做這件事開始,早已料到了失敗的后果。

    黃衫女臉色陰晴變化,最后將宋青書拉到一旁:“我想求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宋青書不由得笑了:“真是稀奇,你竟然會有求于我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,黃衫女恨不得狠狠揍他一頓,不過還是知道正事要緊:“今天的事情可不可以不要聲張?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包庇她?”宋青書神情有些玩味。

    “她本來也沒做錯什么,就算揭穿這一切又如何?難道眼睜睜看著她回去嫁給宗贊那個惡心的胖子。”黃衫女也有些激動起來,“她年紀輕輕便被送來和親,犧牲的已經足夠多了,我可不想看到她有一個凄苦無比的結局。”

    宋青書沉思起來,說起來金城公主沒有傷害什么人,唯一的那個浣碧還是背棄了主人,在這個社會奴仆背主是大忌,殺了她也是附和任何國家的法律,剩下的那些事情全是唃廝啰的人做的,她只是因勢利導而已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畢竟事關重大。”宋青書正打算話鋒一轉,誰知道黃衫女還以為他不同意,頓時急了:“只要這件事你幫我隱瞞下來,我可以答應替你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宋青書頓時眼前一亮,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處:“真的?”

本章網址:http://www.wfqafb.icu/0_758/12523976.html
奇書網:www.wfqafb.icu
奇書網手機版:m.i7q8.com
上海时时杀码技巧